豆腐渣
只是一塊渣渣
2018-06-06

無法傳達的愛戀

天使卡→人類雷→←人類安

文筆渣注意,虐注意
——————————————————————————
在某個下雨天,一個白色的身影墜落到了地上,躺在地上的,是一個受了傷的天使,一個人將他撿了回去並照顧他。

天使說他只記得自己的名字叫卡米爾,除此之外什麼都不記得,忘了自己為何會全身是傷、忘了自己為何墜落人間,人類說他的名字叫雷獅,他說卡米爾的眼睛就好像星空一樣,還說在卡米爾把傷養好並恢復記憶之前會照顧他,還說他會把卡米爾當成自己的弟弟,於是從那天起,卡米爾便喊雷獅為「大哥」。

卡米爾除了雷獅去上課的那段時間以外其他時間總是與雷獅形影不離,而雷獅也不覺得煩,只當卡米爾是一個黏人的弟弟,在雷獅到學校上課的那段時間卡米爾就會待在家打掃屋內或是看看電視。

就在某天,雷獅一如往常的去上課了,那時卡米爾還在睡覺,他做了一個夢了,他夢見了有一個聲音告訴他「天使是不能愛上人類的。」,當時卡米爾驚醒了,他想起了自己到底為什麼會全身是傷的墜落人間。

原來是在某天他在用道具觀看人間時意外的看見了正在打架的雷獅,他覺得雷獅很強大,好像沒人比得過他一樣,卡米爾從那天起便愛上了雷獅,卡米爾在某天決定去人間偷偷看雷獅,於是他便化為人類到了人間,他找到了雷獅上課的學校,他將雷獅上課睡覺的模樣、跟人打架時的姿態、跟不知道是朋友或是小弟的人聊天的樣子拍了下來,回到天界後為了不被人發現他愛上了人類,於是他將照片藏了起來。

但在某天,有人說看到每天都卡米爾違反規定跑到了人間,天使長問卡米爾為什麼他要每天違反規定跑到人間,卡米爾不回答,於是天使長便讓人去搜卡米爾的房間好找出原因,有人找到了雷獅的照片並交給了天使長,天使長問卡米爾照片中的人類是誰?為什麼要拍那個人類?

卡米爾不回答,天使長思考了一會兒後便說「天使是不能愛上人類的。」,卡米爾說他知道,但自己就是不想放棄,甚至還說自己想變成人類去找那個人,天使長笑了,他說「可以。」,便給他了一瓶藥說是可以完全變成人類的藥,卡爾雖然有些懷疑,但為了雷獅他還是喝了下去,在喝下的過幾秒鐘後,卡米爾感到全身無力的昏了過去,天使長看卡米爾昏了過去便叫人將他抓了起來丟到牢房。

卡米爾醒來後感覺到了自己的手腳都被銬上了枷鎖,就在過了好幾分鐘之後他終於想到了他的口袋裡還有上次撿到的號稱什麼都能切斷都的小刀,他將小刀從口袋拿出切斷了手銬,他就連牢房的鎖都能輕易切開。

於是卡米爾逃了出去但沒過多久,就被天使長發現他逃出牢房了,他讓人抓住卡米爾,卡米爾在逃的過程中受了點傷,甚至被人用劍劃傷了翅膀,他忍住痛楚飛上了天空,但實在太痛了他便墜落了人間。

後來,卡米爾就被雷獅撿到了。

到了2/14,卡米爾知道那是人間的情人節,於是卡米爾決定做巧克力送給雷獅並表白自己的心意,他將雷獅送出門後便出門去買材料。

這天卡米爾一如往常的將準備好的晚餐端上桌,「叮—」地一聲是簡訊的通知聲,他拿起了手機,點開了簡訊,是雷獅傳來的,上面寫著「我今天會帶一個人回去。」卡米爾不解,因為雷獅從來不帶人回來,但卡米爾也只是簡單的回覆了「知道了,大哥」便去多拿一雙碗筷了,本來卡米爾是想在情人節告訴雷獅自己的心意的,但卡米爾也沒多想,隔天再說也也行,放完碗筷後就走到客廳看電視了。

過幾分鐘後,卡米爾聽見了開門的聲音,他知道是雷獅回來了,他關掉了電視去迎接雷獅和今晚的客人。

跟雷獅一起回來的人有著一頭棕色的頭髮,看起來清爽俐落又優雅,與強大的雷獅不同。

在吃飯的時候,卡米爾知道了這個棕色頭髮的人叫安迷修,這次會跟雷獅一起回來是因為兩人被分配到同ㄧ組做報告。

正當晚餐結束後,卡米爾將碗盤拿到了廚房去洗,廚房中充滿了碗盤的敲擊聲,但是客廳卻異常的安靜,卡米爾好奇的轉頭看,卻發現兩人的唇正交疊在一起,分開時還牽了一條銀絲,卡米爾瞬間覺得自己的心就好像就好像被刀割一樣的痛,他擦乾了走出了廚房,像是要極力掩飾著什麼一樣說了一句「大哥,我不太舒服先回房間了」便回到了房間躺在床上用被子蓋住自己,現在的他只覺得心好痛。

雷獅在卡米爾回房候就送走了安迷修,他走到卡米爾的房門前敲了敲門,但是裡面卻一點動靜都沒有,於是他又再敲了一次,依然沒有任何動靜,他直接打開了房門,裡面卻一個人也沒有,床上只有一根羽毛和一盒巧克力,那盒巧克力上還有一張紙。

雷獅將紙拿了起來,上頭寫著「大哥,從我在天界就一直關注著你了,我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歡上你了,但是我卻今天才知道,你有戀人了,我不會阻礙你們的,我會選擇退出,以及,永別了,愛你的卡米爾上」。

雷獅在看完信後,拿起了床上的羽毛衝了出去,外面下著大雨卻不能組止雷獅尋找卡米爾的決心,他跑遍了所有他們ㄧ起去過地方卻都尋找不到那個嬌小的身影,他停下了腳步,任由滂沱大雨淋溼他的身體,他回到了那個屬於他們的家,但是這次已經不會再有人對他說「大哥,歡迎回來。」

沒有人知道卡米爾到底去哪裡了,或許他消失了又或者只是在某個地方躲著。

-END-

评论
©豆腐渣 | Powered by LOFTER